首页 >饮品

十荒大罗第八百九十二章沸反盈天

2020-01-22 14:09:21 | 来源: 饮品

十荒大罗 第八百九十二章 沸反盈天

“难道你以为你和现在的豪门还能友好相处吗?”天刑长老沉声问道。

“你杀了多少豪门氏族的弟子,你应该知道吧?”他看着方奇,目光炯炯的道,“在整个宗门中,能够做到吸引这些豪门视线的,只能是你!”

方奇沉默,他当然知道自己可以吸引豪门视线,但是这也无疑会让他陷入到极为危险的境况中,他虽然有心杀贼,但是他的实力太弱小,他抬起头来,平静的道:“我做不到,我不过是一个普通弟子,怎么吸引整个豪门吸引力?更何况豪门中更有大能坐镇,道宫巨擘一旦出手,我没有任何机会。”

在道宫巨擘面前跳,那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因为对方翻手之间就可以将自己镇杀。

这也是其中的危险所在!

“这点你放心,那些老家伙们可没空来管你。”天刑长老突然意味深长的笑道。

“没空管我?”方奇可不觉得,不以为然的看着对方。

天刑长老顿时笑了,他知道方奇已经变相的答应了,但是还是需要一个确切的答案,于是就笑着道:“你知道吗?之前宗门发生的大事?”

方奇点点头:“我知道,宗门支柱乃是十二位真传弟子,至今还有三位空缺着,但是就在这个时候,死了三位,分别是天龙峰的陈斌,天玄峰的王子凌,还有天机峰的牧秋云三位真传师兄!”

“不错。”天刑长老听到这三位真传弟子的名字,脸上也浮现出了震怒和悲伤,三位真传弟子的陨落,对于辛苦栽培他们的一元宗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冲击!

“但是这件事情太巧了,三位真传弟子竟然一起死了!”

“所以掌教师兄这一次也怒了。”他淡淡的道,“掌教师兄震怒非常,这么多年来,能够让掌教师兄震怒的人少之又少,他这几百年来一直都在修身养性,很少出门,看来很多人都忘记了他当年是怎么从门中弟子中怎么走到掌教至尊的位子的了。”

天刑长老眼神幽深看着方奇道:“掌教怒了,他已经从掌教峰上下山了,所以很不幸的是,有些人要死了。”

方奇一听,顿时心中凛然。

这是把应天命逼急了!

“真传弟子乃是我宗门的根基,栋梁之才,万万不能有事!”方奇当即点头道。

“你毕竟只是一个核心弟子,没有资格知道一些隐秘,罢了,我就告诉你一些事情。”天刑长老淡淡的道,“我可以很清楚的告诉你,这一次死的弟子都是掌教一脉的弟子!”

轰隆!

方奇的脑海中猛然生出一道晴天霹雳,一道电光当场炸开!

“无论是天龙峰,天玄峰,还是天机峰,这三位在外游历的圣主都是对宗门忠心耿耿的!当年之所以可以走到道宫巨擘的地步,也是因为掌教师兄的大力栽培,可以这么说吧,这三位都是我们的人,他们临走的时候将三大峰的弟子交给了掌教师兄,但是而今他们最得意的弟子都死了,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天刑长老语气越是平淡,但是方奇月感到毛骨悚然,他从天刑长老的口中感受到了一股可怕的杀意!

杀意沸反!

死的真传弟子竟然都是掌教一脉的弟子!

这说明什么?

其中所蕴含的意味实在是不能再明显的了!

这些人是在指鹿为马,有问鼎之心!

杀死掌教至尊一脉的真传弟子,有什么好处呢?

方奇心中一动,顿时想到了其中的关节,受益者肯定会推举出新的真传弟子,而这些真传弟子肯定都是那些人推举出来,毕竟真传弟子死了,肯定是要有人来顶替的。

他的心中猛然一片冰寒,这些人实在是太大胆了,或者说这些人实在是太狠了!他们这一次杀的只是真传弟子,那么如果再进一步的话,那岂不是说要对掌教师兄下手?

方奇倒吸了一口凉气,杀死真传弟子只是第一步,为的是试探宗门的反应,同时也可以继续安插自己的人进入十二真传,到时候掌教师兄若是退位,自然只能从这十二真传中选择。

但是,很快方奇眉头就皱起,因为他想到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题:

“真传弟子三百年一届,他们这么急着推举新的真传弟子上位是做什么?当今的掌教至尊正是春秋鼎盛的时候,根本不可能有陨落的可能,为什么对方会这么忙着推举新的真传弟子上位呢?甚至不惜动用这种方法来安插人选?”

他看向天刑长老,但是天刑长老沉默没有说话。

方奇只能自己皱眉思索,突然他想到了一个想都不敢想的可能。

那就是,应天命如果死了呢?

砰!

方奇的脑袋中几乎要炸开,这个可能就像是一连串的火药一起爆炸,各种各样的想法充斥在他的脑海中。

这些人想要杀死应天命?!

他们一开始的目的就是应天命!

他们笃定了应天命马上就要死了,所以才会这么忙着推举真传弟子上位!甚至不惜动用这种雷霆手段,将三位掌教一脉的弟子杀死!

这样所作所为无非就是一个,那就是独揽大权!

那么幕后黑手是谁呢?凶手在幕后操控着一切,他的身份是否已经明了了?

方奇脱口就要说出豪门势力,但是他的脑海中却突然响起了凌霄宝殿四个字来,甚至响起了那个星使角木蛟所说的一元宗覆灭在即!

他的心中骤然被一股强烈的寒流席卷!

莫非凌霄宝殿早就做了手段,偷偷的将各大豪门氏族中不少人夺舍重生了?就像是邪尸夺舍了呼延冷月那般,掌握了一个个大氏族的权柄?

方奇的心中再也无法遏制住这种骇然,失声叫道:“不好!天命师兄危矣!”

天刑长老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随即笑着道:“看来你还不算是太笨。”

方奇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今天天刑长老独自拉着他聊天的内容实在是太惊世骇俗,若是告诉其他人,恐怕都要吓晕过去。

“所以,为了宗门的未来,为了走出这个困境,掌教师兄去杀人了。”天刑长老面无表情的道。

方奇却丝毫没有任何的放松感,他反而觉得一股强大的压力压在他的肩膀上。

正如天刑长老所说的那样,生死存亡之际真的到了!

上海锦医堂门诊部的电话
厦门市第二医院怎么样
南京治疗癫痫病最好的专科医院
西安男科治疗方法
河北公立牛皮癣医院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