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饮品

系统带我穿万界第五七二章冲杀进去

2020-01-21 23:18:01 | 来源: 饮品

系统带我穿万界 第五七二章 冲杀进去

祝彪刚才只不过用了一招,而且是单手抓的方天画戟,就把史文恭逼得跳下马背,足以可见两人的差距,如果此时他乘胜追击,恐怕此时史文恭已经身首异处,横尸当场了。

当初与西军汉子、与广惠、与殿前司高手交战,祝彪都是一招败敌,面对史文恭的时候,他没有将对手击倒,只不过是想看看武功天下第一的周侗,其武功招式精妙所在。

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

“某已经后悔与龙王一战!”史文恭长叹一声,面色自若的走到马前,抽出一把大砍刀,忽然目光一凝,眼中露出决然之色,大声叫道:“但是你杀我两个弟子,又打到我效力的曾头市,我若不与你一战,如何面对天下群雄!又怎么对得起我苦练多年的武功!”

他此时头发散乱,在下午的阳光下迎风飞扬,目射电光,脸上露出一丝决然。周身凝聚起强大的气势。

这一刻的史文恭,才是纵横天下半生,英雄无敌,却郁郁不得志的绝世高手。一瞬间仿佛又有精进。

“哦?”

祝彪淡淡的一叹:“既然如此,你偷学我锻体术的事情,我也不与你追究,只是为我心腹报仇便是!”

史文恭惨然一笑,也不答话,缓缓举起手中大砍刀,忽然猛然一跃,举起手中大砍刀,想祝彪狠狠地砍去!

纯以武功而论,他跳跃的时机、力道、方位都十分精妙,这一刀之势,犹如泰山压顶,凌厉无匹,

“呵呵!”

祝彪冷哼一声,单手一扬长戟。

“轰!”

一声爆响,史文恭再次发出一声残吼,整个身体猛地飞向更高的天空,飞到十几丈的时候,一声爆裂,他的身躯便被祝彪那股霸道无匹的力量炸成粉碎。

“师父……”

曾涂几人看的震骇无比,忍不住大声叫道。

说好的五十回合之内必取祝彪首级呢,这有两个回合吗?曾头市的大军还没冲过去呢,他们的师父史文恭便被祝彪单手一戟,打上天空,碎裂开来。

这是何等的力量?

这是何等的霸气?

“退兵!”

曾涂急忙喊道。

到了这地步,不用他喊,曾头市的士气已经严重受到影响了。

史文恭的武功,在整个曾头市是最高级别的,十几人都近不得身。可是却被祝彪单手一戟,一招打下马背,一招打上半空,崩碎了身体。

那么他面对诸人,岂不是砍瓜切菜一般容易?

谁还敢迎面对抗?

所以曾涂一下命令,其他人立马就往后跑。

你推我用,立马就混乱起来。

祝彪呵呵一笑,手中长戟一指,扬声叫道:“李应、扈成,率军冲击敌人右翼,晁盖,率军冲击敌人左翼!”

他的声音如惊雷,战场上人人听得清清楚楚。

李应、扈成、晁盖等人听了,耳中一炸,心中狂震,哪里还敢有半点不从的想法。

所有的小心思全都被阳光照射之下,尽数化为乌有。

到了这个痛打落水狗的时候,他们自然不敢落后,连忙大声应诺,带领手下,奋力向前冲去。

祝赵进三人彼此想看一眼,立刻明白了主公的深意。

这个时候,自然不会奋力前冲。

武松也没有说话。

左右两只大军,眼见对方抱头鼠窜,立刻斗志昂扬,如虎狼一般杀入敌人后阵,一个劲的拿着手中刀枪砍杀。

祝彪冷哼一声,猛然飞身跃起,在空中越过几十丈的距离,落到人群当中。

长戟一扫,再次飞身跃起,这次的目标,则是曾索。

这不能怪他,因为他的马落到了最后。

此时他听到风声,回头一望,顿时脸色惨白,只觉得一身肝胆却不跳出口来。

祝彪如同一只大鹰一般,凌空而下,一根长戟重重的砸在他身上。

“嘶律律……”

他胯下的马匹只是叫了一声,祝彪的长戟,便将曾索,连人带马砸成肉饼。

紧接着他再次飞身而起,这次的目标,则是离他最近的曾升。

曾升脸色狂变,情急之下,马上甩出手中两把飞刀。

哪里知道,飞刀到了半路,便被祝彪的长戟一撞,翻身飞射而回,直直的插入他的胸口。

他甚至连叫都来不及,因为祝彪的长戟已经砸了下来。

他连人带马,也一起成了肉泥。

他不断地跳跃,曾涂、曾升、苏定这几人先后被他砸成肉泥,而他也跳到了曾头市的门口,翻身一阵劈杀。

由两千人在后面砍杀,他一个人在前面劈杀,这种诡异的场景就这么令人震惊的上演,转眼间死尸就像堤坝前的河水不停地堆高,一道尸体般的墙直接横断了路口,鲜血在肆意流淌,祝彪高居尸体之上,仅仅用了两炷香时间,他便彻底摧毁了这数千人的勇气。

“龙王饶命,我们投降!”

“彪爷,小的给您磕头了。”

“彪爷饶命啊!”

无数的曾头市乡勇,面对这个煞神,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惶恐,哪怕背后有刀枪逼过来,也顾不得了,拼命地下跪,拼命地磕头,再也不敢升起半点战意。

哪怕他们很多都是女真人,此时此刻,也被吓破了胆子,一心只想着活命。

城墙上的曾弄忍不住一阵阵腿软。

直到现在,他才意思到自己的贪婪,招来了多么大的祸患。

这哪里是人啊!这分明是妖魔鬼怪啊!

杀人如杀鸡,自己重金聘请的教师,自己精心栽培的虎狼儿子,竟然不堪一击,全部被他劈杀而死,甚至尸骨无存。

老天爷啊,大萨满啊,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家伙啊!

就在这时,祝彪突然回身,想着城墙上笑了一下。

曾弄甚至看清楚他露出的洁白的牙齿。

他两腿一软,连忙抓住城墙的垛口,才没有一头栽下去。

与此同时,祝彪猛然高高跃起,手中的长戟带着呼啸落下,就像砍断一张木桌一样,瞬间砍碎了厚重城门,紧接着千余斤的力量继续肆虐,

就像砸断四根桌子腿一样,砸断了需要好几个人合力才能抬动的门栓。

而且不止一根,四根方木的门栓一下子被他全部砸断,两扇城门在他无匹的力量下轰然撞倒,城门后面一群守门的曾头市乡勇被拍的一片惨叫。而侥幸逃过一劫的人根本没有半点勇气与他抗衡,吓得全部四散而逃。

“冲进去,抢钱,抢粮抢女人!”

祝彪一声大叫,身后的两千多人齐声应和,奋勇前冲!

曾弄只觉得眼前一黑,再也抵挡不住内心冲上来的恐惧和寒意,忍不住往前一趴,便从城墙上摔了下来,随即被几千只脚踏过,踩成肉泥。

高阳县医院
长春中医医治牛皮癣
蚌埠著名牛皮癣医院
惠州男科医院有哪些
东莞癫痫病医院排行榜

猜你喜欢